联系我们
电话:13978789898
传真:020-66889888
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番禺经济开发区
当前位置:三昇体育网址 > 三昇体育投注 > 三昇体育投注

【文旅】上杭蓝溪:古桥胜运-上杭县人民政府

时间:2019-12-28 17:16 作者:admin 点击:

【文旅】上杭蓝溪:古桥胜运
发表日期:2019-12-09 15:49 【字体大小:
 

 

这座横卧在东溪两岸的石拱桥
长20米,宽5.8米,高16米(镇志数据)
与一个朝代的统治者同寿,穿越两百多年光阴
成为县里单孔跨度最长的石拱桥
成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
成为历史的符号

走过蓝溪镇的百米街就可以看到胜运桥。

 

初次见胜运桥,一瞥之间似乎没有多少惊心动魄的情愫。它是那种不甚宏伟的拱形小桥,桥身上缠缠绕绕一些藤类植物,再往上托住古今参半的三层阁楼——严格来说是二层,第三层仅是木板隔间,现代的用料做成仿古模样,倒也是顶明显的飞檐翘角。阁楼与桥仿佛是由桥身上的藤类植物才沟通彼此,构建起某种特殊的关系,藤蔓一岁一枯荣,阁楼与桥岁岁不分离。

 

藤蔓垂下来,还没有到水面,很像是天然的绿色的帘。影子却钻到了水里,变成一条条暗灰色的水蛇,在冬眠;风来了,水蛇慵懒地摆动腰肢,水面上吹起皱纹,一阵慌乱过后化成了模糊的灰色的血。这种情况在水量充沛的时候最为明显,多为夏季,雨后的溪水蹭蹭地往溪岸上窜,卷起来很多黄泥摊在人行步道上,太阳出来后结板成痂,得需很多人力去清理。溪水被晒过几日,浊气蒸发,浑沙沉降,越发地清澈了,风在水面上打草,水里就是一片惊蛇。

不论有多少人埋怨雨后步道变成泥沟的凄凉,我仍是很喜欢每年夏季来的一场场雨,因为这雨我还曾经怨恨;现在无怨,看景如此,索性就喜欢上了。两年前的夏天,溪流整改前是还没有步道的,溪间三处五处泥沙堆积,生上草后成了“绿洲”,大雨来时溪水排放不及漫上民居,那是我见过的最狼狈的一次涨水。发大水虽然不是经常性事件,一次已经足够难受了,哪还有心思去欣赏一座桥呢。当下,两条步道受灾,清理出来可还是人走的路,走过去满眼灰蓝色的水,溪面横亘着几级水泥阶梯,溪水从缝隙中泄出来,一阵叮咚声音。再往上游,视野就更为开阔了,水车悠悠地旋转着,几棵榕树傍溪而立,生得极老极古的样子,夏天的蝙蝠在胜运桥上空飞来飞去,不知什么时候就落在榕树里歇下了。

其实看胜运桥也好,看周遭环境也好,站在桥上居高临下能看得不遮不掩,但这样容易错失很多的因果。看风景如同看人,摆着高高在上的架子总是不好的,放下身段循着步道临溪而上,它死心塌地把所有景物变迁和盘托出,如向好友絮絮倾诉,让人把一切都看得明白仔细些,如此才是不枉看风景。搁在胜运桥这边,就是一座桥,一条溪,以及与它们永生相依的一切。

 

 

 

流经胜运桥的溪最源头在太拔阳岩岽,名唤“载丰溪”,又名“东溪”。在宋朝时期,这里属“胜运乡”,集市顶有名的,胜运乡的曹田坝里、楼里的人常渡过东溪去赶集。我相信那时候——甚至更早以前,东溪上一定有桥给人方便,因为溪流不像江河那样有渡口,撑不起船。现在能寻到的记载,是一座名叫“五福桥”的木桥,桥两边曾有一座五显庙和一座福田宫,到如今都已荡然无存,五福桥”的桥名便是得益于这两座庙宇。

东溪不结冰,就是不够雄壮,很需要雨水补充些元气,老天爷的脾气就是东溪的脾气。雨水来得太猛,木桥就常有被冲毁的危险,那景象应该不输于两年前我见到的那场大水。没有木桥的毁坏大概也就没有胜运桥的位置了,胜运桥是何年何月开始取代五福桥的呢?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。今年夏天,我有缘结识一位退休老师,同我讲述当年将军萧克如何在胜运桥上指挥炮楼里战役,我们爬上与胜运桥遥遥相望的炮楼里,见到炮楼的残墙,淹没在荒草丛中的战壕,只是那么匆匆一趟的相见。我后来登临胜运桥上的阁楼,却无缘望见炮楼战壕,倒无意间发现阁楼二层挂着的一面“桥志”中提到:“县志”不见记叙,仅知桥上“魁星阁”乃清光绪初年建设。作志的时间是一九九九年。

 

 

胜运桥上的阁楼叫“魁星阁”,据说原本是用来镇邪保平安的。一九九八年,曾被大火焚毁的魁星阁得以重建,由原来的五层八角阁楼变为三层阁楼,“桥志”是重建阁楼时候作的,倒是让前前后后的阁楼都有了清楚的身份。但是胜运桥仍留着悬念,胜运桥不是皇亲国戚的恩典,它是乡里乡亲集资筹建,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堆垒起来的,在历史典籍中自然很难留下只言片语。后来,镇里编纂镇志时探寻到胜运桥建设时间在清朝嘉庆年间(1796—1820),胜运桥的年轮在官方的镇志上有迹可循,同时记录的还有它的规格,它作为全县单孔跨度最长的石拱桥的独一无二,它成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的骄傲。这座横卧在东溪两岸的石拱桥,与一个朝代的统治者同寿,穿越两百多年光阴,演化成为了历史的符号。

更有意思的是,胜运桥的历史意义甚至超越了它的诞生年代,它的桥名很有年代特征。时至今日,仍有人习惯性地将胜运桥称为“五福桥”,桥前立碑亦有“五福桥”“胜运桥”“东溪拱桥”多重称谓,胜运桥似乎从未取代过那座容易受水患冲毁的木桥,而是在延续木桥的生命。“胜运”之名则更为了然,从宋王朝的胜运乡,到清王朝的胜运里,万千溪流之上万千的桥,唯独胜运桥凭其名讳就能勾起人们对“胜运时代”的遐想。当这个时代一去不复返,后人因缘际会耳闻目睹了胜运桥的古朴,桥与周边发生的种种变化引起了一重重思考和感叹。

走过蓝溪镇的百米街就可以看到胜运桥。柏油漆黑的百米街被东溪从中横截,断口处望桥看的是胜运,也不是胜运;桥身上垂下来的藤曼随风轻摇,水里影影绰绰的,很像是天然的绿色的帘。卷帘以探,水车咿咿呀呀地甩着水花,溅得旁边的亭子一身绚烂的虹。“胜运时代”的遗老究竟不同往日。


澳门赌博开户官网 明升娱乐 现金澳门赌博网 银河赌博网 足球外围app 威尼斯人官网 正规赌博公司排名 亚洲杯足球平台 明升体育 轮盘赌博正网 云顶棋牌 澳门博彩网 云南体彩网 皇冠买球 无锡体彩网